红鸦与花。

⚠️暴躁cp洁癖,文画擅长放屁⚠️

第一次剪视频,我是个沙雕,乘着兴头剪下这个,后续可能这辈子都没有了。太难了。我死了

纯为了PWP想出来的梗,很烂俗,也很垃圾,慎看。

一个脑洞。很混乱,是概括,ooc有。

圣诞

     “小姐,平安夜快乐,愿您永受神的宠爱。”
     这个可怜的男人说道,拉着他尚年幼的孩子。他拍拍孩子的头。
     “快...快说点什么啊。”
     他希冀地看着那孩子,眼中不断泄露出恳求的神色。
     “....呃.......。”
     孩子勉强扯开干燥的嘴唇,原本就冻的通红的面颊更加鲜艳,却也只是发出一个音节便不吱声了。

无题

#傲风傲#
#ooc注意#
#文案注意#
#军事paro#

•把梗码这,有看的上眼的大哥们想写这个我一定暴风亲亲双手双脚打尻。

“风万里,我要离开了,你一定要等我。”
傲长空摩挲着风万里的脖颈,轻轻地撂下这句话后,就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

风万里时常还会想着当年的情形。
“万里,我们一直会并肩作战。”
“当然了,长空,你是我一辈子的兄弟。”

直到那场意外,夺去了风万里的行走机能。
风万里退伍了,他开始每天迎接风尘仆仆的傲长空。

不久之后,傲长空被召集到前线,他们要和猛兽族开战了。
风万里总是不时望向书桌已积了一层灰的属于他们俩的荣誉勋章。

“我们的战绩这么辉煌,你可别死在边关啊。你要是比我先死,我连你骨灰都不埋。”
风万里提笔,恶狠狠地写道。

他们维持了两三年的书信,偶尔,傲长空能从前线回来一趟,久别重逢一下。

现在他们很难见上一面了,一周一封的纸张泛黄质感粗糙的书信成了风万里挂念傲长空的唯一寄托。

“万里,你的工作还顺利吗?我这一切都好,不必挂念。”

“万里,迟了一周写信对不起,前线有些事情,我没法抽出时间,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我发誓。”

“万里,今天我们端了老虎对面一个弹药库,缴到不少先进的玩意,等我回来你可要夸夸我呀。”

“万里,你总不给我回信,我都怀疑是不是寄错地方了。”

“万里,最近有点忙,之前的誓言对不起啦,请你相信我,我很快就要回来了。”

... ...

“万里,战线崩溃了,对不起。”

“风万里,你要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你要等着我。”

... ...

之后,就再也没有来信了。小屋已经变成了老屋,它的时间永远停留在一年前,风万里没法得知外界的消息。

但是他还在他们的房子里等着傲长空,他知道傲长空会回来的。

风万里的话总是很准的。没隔多久,大概一周后,他终于见到了久别的傲长空。

他满身的伤,却仍是温柔的眼神。

“风万里...我回来了。”
“长空,欢迎回来。”

两人没有多言,只是拉紧了手。

最后两人的身形消逝在了空中,只有腐朽的房屋永远永远站立着。

写的垃圾自己都看不太懂。
解释→→→傲长空和风万里是士兵,风万里训练受伤没法下地,就退役了。
某天爆发战役,傲长空去前线了,他们保持书信来往整整三年,偶尔傲长空会从前线下来陪风万里,后来战事吃紧就不回来了。
就是那一年风万里出了车祸死了。
傲长空身处前线消息闭塞,还是隔一周寄一封信,奇怪的是没有回信。
傲长空也怀疑过,他独自在帐篷外呆坐了整个晚上,重新提笔写信。
风万里死了,可他答应了要等傲长空回来。他的灵魂回到了他们的屋子。
他能看到傲长空的信,遗憾的是不能回信。
一年后战线崩溃傲长空牺牲了,傲长空回老屋找风万里。
风万里自从再也没受到傲长空的来信,他就知道他一定会在这等到傲长空。
傲长空回来了,他们好像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只是握紧了对方的手。
一阵风过后,他们最终消逝不见。

老屋:.....mmp,我咋办?

#随笔#

曲有误,周郎顾。
美佳人,俏如故。

曲有误,郎不顾。
留伊人,空独处。

是你太固,非我不顾。
昔人已故,天蓝如锢。

星。

#1511#
#小甜饼#
#私设#
#ooc注意#
#就这样写了反正我也看不懂(什么#

    “ 听说作为善意回报的蓝色星星,能带来好运气。”
                                                                                                                                                                        ———《星与星》
          jyugo合上这本书时,他笑了,哪会有这样的事,无非是童话而已。他把书放到沙发旁的矮柜上,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抿了几口,便穿上大衣,和室友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其实也没什么想逛的,作为懒汉,jyugo是怎么样都不愿意出门的,但是他觉得这次挺特殊,顺带想感受下跨年夜的气息,毕竟没来到这里的曾经生活是单调且枯燥的。

         他与uno认识,是一年半前的事了,当时jyugo因为被不靠谱的老爸扔在人生地不熟的这里上大学,并且每月资金不足,迫于生计想着还得省钱刷饭卡吃饭,才四处找室友合租房子。uno就是这样与他见面的。
         uno很健谈,很喜欢女人与小小的赌博——这是jyugo起初对uno的印象。他原以为自己这样的性格与uno合不来,但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金,蓝,白,jyugo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这三种颜色简直浑然天成。他移不开在uno身上的目光,但如果问他,他定会支支吾吾,自己也说不明白,所以至今没有表达过什么。

         这是认识uno的第一个跨年夜,天空不出乎意料为了氛围纷纷扬扬地飘着小雪。哈着热气,Jyugo裹紧了外套,将围巾系的更紧些,继续漫无目的地闲逛。身边不断走过结伴的情侣,无一例外相互依偎着,jyugo盯着他们看了许久,擦擦冻的通红的鼻子。忽然听见礼花响,jyugo反射性抬眼,看到了街边的橱窗中,别样抢眼的灿金色项链。Jyugo突然想到了那金黄发色的室友,他停了下来,琢磨着要不要给室友带个礼物。
         “啪嗒——“关上精致的木门,jyugo被突然的响声吓了一跳,转而又假意地咳嗽两声掩饰着自己的窘状。他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小物件,有些头晕。之前衣服上积攒的雪花在过于暖和的烘烤下渐渐化成水珠,渗到了jyugo的大衣上,晕开深色的水渍。他有些不自在的走着,人真多,都挤在各种透明展台前议论着。突然,他看见了之前看到的项链,便急忙走了过去。
         那是串很漂亮的项链,jyugo没法再用词语来描述它,蓝色的星星点缀在金黄的链子上,在米白色垫布的衬托下流光溢彩,像极了家中的那位开朗先生。Jyugo不经意间看呆在了柜前,直到营业员“嗒嗒嗒“着高跟鞋走近。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温柔笑容的营业员的出现让jyugo紧张了许多,他的双手似乎往哪里摆都不是地方,悻悻地笑了笑,指了指那串小巧的星星形状点缀的项链。
         “…啊…请问,这个要多少钱。”jyugo小心翼翼地问,因为当他将手插入口袋时,他摸到了自己口袋中仅有的几张皱巴巴的钞票。
        “您的眼光真好,这款是我们店里的新品,卖的很热,原价很高,不过我们今天打六折,只要……”jyugo听见价钱,便蔫了,无暇再去听营业员的滔滔不绝。他尴尬地挠挠头,悄悄地退了出去。
        “啊…”刚出门,扑面而来的寒气与雪花模糊了jyugo的视线,他回头注视着玻璃橱窗内闪耀金属光泽的项链,无奈地叹了口气,感慨着钱才是王道之类的东西。他穿过拥挤的人流,在一栋高楼的拐角处,遇到了一位卖项链的老人。
         老人收拾着地上的项链,因为刚刚几名小混混打闹过去,撞翻了他的摊位,jyugo见状,赶忙也帮着老人收拾。收拾了大半天终于捡起了所有的小巧的戒指和项链之类的饰品,老人颤巍巍地递给jyugo一串项链表达感谢,环扣上缀着一颗发着幽幽蓝光的星星,刚刚错失价格昂贵的鎏金项链的jyugo迟疑了会,脑中突然想到了出门前的那本书上的话,鬼使神差地,伸手接受了。Jyugo道谢后,便转身离开了,渐渐远离了街区。 守着摊位的老人露出残缺的黄牙笑着,浑浊的眼球遥望天空:
         “蓝色的星星,真漂亮呢…..“

          Jyugo在路上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时间,眼看快要十二点了,答应好了陪uno一起跨年,心急地匆匆走着。 还没走上公寓楼,刚在楼梯间,噼里啪啦的礼花声音就争先恐后地在空中炸开,种种红光蓝光绿光交织。jyugo抬头,虽是下着雪,但天空却十分晴朗的样子,在礼花的映衬下忽明忽暗。倏忽间,jyugo看到了几颗稀稀拉拉的星子,蓝莹莹的。他突发奇想的想给uno打电话,让他出来看雪夜的星星。
          jyugo想到做到,掏出手机,“啪嗒啪嗒“按了几个键,还没拨打呢,屏幕闪了闪,uno倒先打来了。听筒传出了uno吧唧嚼东西以及电视机吵闹的声音。
        “喂,jyugo?你在哪啊,都十一点五十了,你怎么还没回来?”uno带着惰懒的鼻音哼哼着,“你再不回来我们今晚熬夜看电影的爆米花就快被我吃完喽!你是不是迷路啦,笨蛋jyugo。”uno絮絮地说了半天,话筒外的jyugo半天没插上嘴。夜空又绽开礼花,像满天星,jyugo朝话筒大声“嘿”了一声。
         “***搞什么?我爆米花给你嘿翻了。jyugo你自己回来收拾啊!!”uno气急败坏地嚷着,传来了抱枕捶沙发的声音。
            “uno你出来吗,看天空。”“什么?”
            就在uno推开门的时候,十二点的钟声响了起来,突然呼啸而起的声音让jyugo和uno都抬起了头。流金色的烟花在空中绽放了,很大的三个单词——“I love you“。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字就已经化为星屑随着雪花落向大地。Jyugo最先反应过来,短促的”啊“了一声,红了耳根。
          “见鬼,怎么突然是这个。“jyugo在心中暗骂了无数回放那礼花的人,”什么蓝色星星带来好运,这简直不能再倒霉了好吗。“
          “什么?”uno惊讶地倚着栏杆向下看去,棕色外套的jyugo站站在楼底,一脸无措的表情,两人目光交汇。霎间,uno耳畔回响起了jyugo的那句“看天空”,他有些窘迫的笑笑,赶紧扯开了话题。
          “那什么,你让我看什么?”uno对着jyugo晃了晃手臂,假装不以为然的样子。Jyugo一惊,心惶惶地顺着他的话头下坡。
          “对啊,今年的星星好像是最亮的啊哈哈哈哈哈哈。“短暂缓解了尴尬的氛围,uno招呼jyugo上楼。

            打开门,就感觉暖气氤氲着。jyugo首先看到的是沙发上乱成团的两床被子,他叹了口气,想着一会看完电影收拾掉。突然jyugo感觉胳臂被人拽住了,在他没有反应过来之前,Uno拉着他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指着电视上晃动的影像得意地说:
          “jyugo你看,这个节目是我刚刚找到的,有了这个节目女孩子对男孩子的看法,我一定会成为学校的万人迷的!”uno充满希望地搂住jyugo的肩膀,拍了把自己的腿。Jyugo艰涩地应付着,放松下来的状态下,脑海自然而然的又出现了之前的烟花事件的场景。这烟花太巧合了吧,只能希望uno真的没有注意到。Jyugo盯着室友的侧脸,见他并没有露出僵硬的神色,暗自松了口气。两人一起吃着爆米花注视着这哪门子的恋爱讲堂。
画面中栗色头发的女孩子腼腆而害羞的说出了自己喜欢的男友的小细节:“啊啊,我的男友很喜欢在烟花上搞细节,今年的情人节晚上,他带我出来看烟火,‘啪’的一声,我就抬头看,迸开的烟花构成玫瑰的图案,中间特别用心地勾勒出了‘我爱你’呢!.....”
            “…..””…..……..”两人眼前“刷——“回放了刚刚那一幕特大号金灿灿“I love you”,双双沉默。
           直到这个该死的访谈节目结束,两人都没有一个人动弹一下。Jyugo眼珠子转来转去,汗珠顺着脖子流下。他熬不住了,却是uno先开口说要去晾衣服,因为刚刚洗衣机洗了衣服,jyugo赶紧也表示暖气太足了要去洗个手清爽一下。Jyugo洗完手,汗流浃背的感觉停止了,他感觉舒坦了许多。当他踱回客厅,uno还坐在那里,举着一串蓝色星星点缀的银白色项链。
           “uno?”jyugo开口问道。
            uno停滞了几秒,手指摩挲着碎星。
           “…..jyugo,你觉得蓝色的星星真的能带来好运气吗? “jyugo有些惊讶地看着uno,平日里爱调侃人的小赌徒白皙的皮肤竟微微透出点红色,jyugo明白了。
          “我是这么觉得。“jyugo想到了那串项链,转而轻松地回答了他的室友,或者说,他的恋人。他走向uno,在袋子里摸索,将里头的项链戴在了恋人颈部,亲啄了对方的耳廓。
           “晚安。“
           “晚安。“uno同样地也亲了亲jyugo的面颊,在他手上放下了那条项链。
            在客厅暖色灯的照耀下,两人脖颈上的蓝色星星静静地映射着暗金的光芒。

            感谢你,上帝的蓝色幸运星。

            然后他们打了一炮,隔天去领了个证,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不是